都市最強仙帝全集完整版 熱門玄幻小說推薦

作者: iabfpa  2020-06-03 15:20 [查查吧]:www.201435.live

  江省,開往海城市的高鐵呼嘯而過,某一刻,突然哐當一聲,列車頓了一下,片刻后才重新啟動。

  隨著這一下震蕩,葉塵緩緩的睜開了雙眼,眼里還帶著幾分不解和茫然,在四周打量了幾眼之后,便皺起了眉頭。

  雖然表情沒有太大變化,但葉塵此刻心里,已經是一片驚濤駭浪。

  “這不是我23歲,離開家去海城白家結婚時的高鐵么?”

  上一刻,他才從最后一道雷火劫中存活下來,看到了創世神光,但下一刻,竟然重生回到了地球。

  而在他到了海城之后,便會落入白家設下的陷阱,被自己曾經癡愛過的白小萱背叛,被白小萱那個姘頭,富二代李越澤,設計坑害,最終落得一個有家難回,流落街頭的下場。

  要不是最后無意間得到一本秘籍,走入修真之途,他恐怕早已是街頭的一具寒尸了。

  想到這里,葉塵冷笑了一聲,“一萬年時間,轉眼過去,在仙界一手遮天的無上仙帝,竟然還會回到這里,不過既然我回來了,那些曾經的恩怨,就一一回報各位吧。”

  葉塵眼里寒光一閃即逝,深邃的眼眸里恍若蘊含諸天星辰。

  他閉上眼睛,神識內觀,但下一刻,他便是微微的抿了一下嘴。

  仙元靈氣完全消失無蹤,自己的身體,已經完全恢復到了23歲那一年的狀態。

  “看來又要一世重修,不過也好,這一次,我必將逍遙灑落于天地,不留半分心魔在人間,定要參悟創世神光,開創一個新世界出來。”葉塵收回神識,心里暗道。

  而就在此時,車廂里突然響起了廣播播音,“本次列車上是否有醫生,有位老人突發疾病,請速速前來一號車廂,商務座區。”

  葉塵只是略微一動念,緊接著便又收了心,他修行千年,這些地球上的疾病,對他而言自然是手到擒來的小事。

  甚至生死對他來說,也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,他在仙界這千年時光,死在他手里的,已經是不計其數,可以說他的仙帝位,便是尸山血海堆積起來的,所以這種事,他自然不打算管。

  但緊接著,廣播播音再次響起,“老者家人說,如能治好,家屬將拿出三百萬人民幣來報答醫生。”

  葉塵撇撇嘴,心中暗想“三百萬,還真不是小數目,看來是大戶人家出行。”

  又仔細回想片刻,他終于想起,當年自己確實聽到過這個聲音,不過當時心心念念都是白小萱,滿心都被要和白小萱結婚的喜悅充斥著,根本沒有在意過其余任何事。

  車廂里的人聽到三百萬的數目,也都是議論紛紛,大多數人都露出了貪婪神色,不過他們不是醫生,自然也知道這錢拿不到。

  而就在此時,葉塵卻突然聞到了一股清淡幽香。

  這股幽香,并不是普通的香水味道,而是似蘭非蘭,似梅非梅的一種香氣。

  冰霽蘭!

  葉塵一瞬間反應了過來,這冰霽蘭雖是凡品靈草,但可以用來煉制一味紫云丹,此丹是筑基必備的一味丹藥,而對于目前自己這種身體狀況,紫云丹足可以讓自己靈氣恢復少許!

  而雖然只是少許靈氣,葉塵也有自信,足以縱橫世界。

  想到這里,葉塵還是站了起來,打算去商務車廂看一看。

  在穿過各個車廂的時候,葉塵注意到,有不少人,都在向著商務車廂走,看他們的氣質,都透露著一些文質彬彬的儒雅氣質,應該都是一些醫生。

  甚至還有兩個頭發全白,看起來有七八十歲的老頭兒,也在向著前方趕,生怕屈于人后。

  葉塵也跟著這些人向前走,但有一個中年人看到他之后,嘴里嘟囔了一句“這么點的毛頭孩子,湊什么熱鬧?想錢想瘋了吧?”

  葉塵沒搭理他,很快便走到了商務車廂外面。

  此時外面已經圍了十多個醫生,整個車廂里,只有兩個人,站著的是一名年輕女子,而躺在地板上的,是一個老者。

  “我是海城張家的傳人張建南,見過各位了。”

  此時,外面的人群里,那個七十多歲的老頭拱手跟眾人打了個招呼,這老頭面帶傲然,雖是打招呼,但話里話外的意思,都是在說,這兒有我就夠了,你們回去吧。

  其他人不約而同的發出了一聲驚呼。

  “海城張家,前朝的御醫傳承,張建南更是當今張家家主的親弟弟,張老爺子名滿天下,據說只要有一口氣在,老爺子就能吊上來。”

  “看來這三百萬和我們沒關系了,張老爺子在這兒,其他人哪有出手的機會。”

  “你看那邊還有個毛頭小子,不知道天高地厚,讓張老爺子給他開開眼。”

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,大都是在捧張建南。

  而張建南臉上更是傲氣十足,聽著四周吹捧他的話,臉有得色。

  呵呵一笑,張建南不慌不忙的向前走了幾步,開口說道:“小姑娘不要急,老朽在這兒,閻王爺也收不走老爺子,放心便是了。”

  回頭看了一眼眾醫生,張建南突然把目光集中到了葉塵身上,招招手,開口道:“小輩,你過來,幫我打打下手。”

  葉塵一愣,轉而苦笑,他早已經看了出來,這張建南愛慕虛榮,此時叫他過去,也無非是覺得他年紀小,輩分低,好欺負。

  “算了,我沒有給人打下手的習慣。”葉塵搖頭拒絕道,他此時已經確定,冰霽蘭就在那女子身上,所以目光一直都集中在女子身上,對于張建南,他連看都沒有看一眼。

  張建南沒有想到,自己提出的要求居然會被拒絕,而且這小輩說話的時候,眼神都不看自己,竟然是在無視自己,不由大怒。

  “小輩,你錯過了什么你知道嗎?”張建南指著葉塵怒道。

  葉塵隨口回答道:“不知道。”

  張建南指著葉塵,恨鐵不成鋼的說道:“你錯過了老夫的提點,也錯過了結交老夫的機會!你可知道,這海城有多少人想要結交老夫而不可得,你如今有這機會,卻不珍惜!你要知道,老夫只需要一句話,便能讓你在醫學界少奮斗十年!”

  葉塵這才把目光從女子身上移開,淡淡的掃了張建南一眼,開口道:“指點我?你還不配!”

  這話一出口,頓時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,四周人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塵。

  這小子豈止是不知道天高地厚,恐怕他是死期要到啊,竟然敢說張老爺子不配指點他!他以為他是誰?

  張建南面色頓時漲紅,怒聲道:“小輩,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?現在老夫給你個機會,你跪著跟我道個歉,好好配合我,把這位老爺子治好,我可以既往不咎,否則……”

  周圍的人都是暗自點頭,心想張建南老爺子真是宅心仁厚,竟然這么容易就饒了這小子,若是換成自己,恐怕當場就得讓他脫層皮,光是老爺子這份心態定力,就是常人達不到的境界。

  而就在此時,那女子卻皺眉開口道:“好了,張先生,還請您盡快醫治我爺爺吧。”

  張建南恨恨的瞪了葉塵一眼,再次開口道:“還不過來跪著道歉?若是我出手開始醫治,你便再也沒有機會了。”

  葉塵皺皺眉,開口道:“本事不大,口氣倒是不小,這病,你治不了。”

  他早已看出,地上那老爺子,根本不是因為疾病暈倒的,而是因為氣行不暢,周天不滿,舊傷復發,所以才突然昏迷。

  張建南冷哼一聲,說道:“區區小輩,竟敢小瞧我,從今往后,你,以及你的家人朋友,將不會在海城得到任何醫生的救治!我張建南言出必行!我海城張家,不可辱!”

  說完,張建南便轉身到了老者面前,開口說道:“小女娃,你如何稱呼?你說的三百萬酬金,是真的么?”

  女子開口說道:“我叫沈夢月,我爺爺叫沈天明,三百萬不算什么,您如果能治好我爺爺,會立刻有人轉賬給你。”

  張建南一聽沈天明這個名字,頓時臉上露出一絲驚訝,連忙拱手尊敬道:“原來是江省沈家的人,沒想到能在這兒遇到您,我一直都想去省里拜會您家里,只是機緣不巧,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。”

  “張先生。”沈夢月對張建南前倨后恭的樣子并無好感,再次開口道,“煩請動作快些,我爺爺的身體可開不得玩笑。”

  “沈小姐,我這就來。”張建南點頭如搗蒜,張家或許在海城是一條巨龍,但和江省霸主沈家比起來,頂多算得上是粗一點的泥鰍而已。

  他的態度也是一改之前的狂傲,變得有些諂媚,對沈夢月,也不敢再沒遮攔的亂叫,連忙蹲到了沈天明旁邊。

  若是能夠趁機賣好,抱上這樣一條粗腿,那從此張家的飛黃騰達還不是指日可待?

  帶著激動的情緒,張建南緩緩地將手搭在沈天明的脈上。

  很快,五分鐘過去……

  “張先生,我爺爺到底怎么樣了?”沈夢月眼見張建南一言不發,不由得焦急地開口問道。

  “這……”張建南神色鄭重地回答,“沈小姐,恕老夫直言,沈老先生的身體實在太過虛弱……”

  剩下的話他頓了頓,沒有說出口,但沈夢月顯然已經理解了話里的意思,不由得眼前一黑,口中喃喃道;“不,不會的,爺爺他一生什么大風大浪沒經歷過,怎么會倒在這種地方?!”

  說著,她美眸掃向其他聞訊而來的醫生,但眼見張建南都這樣說了,其他醫生哪還敢上來獻丑,都忙不迭地躲閃著沈夢月的眼神。

  而見到其他人都不敢上前,張建南心里一喜,這不是更能顯得自己醫術高超么?于是開口道:“還好今天我有幸能和老爺子坐同一輛車,我還有一門祖傳的針法沒有使出來,若不然,老爺子恐怕真的危險了。”

  說罷,張建南深吸一口氣,拿出了祖傳的續命銀針,這是當年張家先祖在宮廷當中擔任御醫時被御賜的寶物,若不是遇上貴人,輕易不肯使用。

  如今為了治療沈老爺子,張建南也是豁出去了,他出手快如閃電,瞬間就將銀針刺入幾個穴道。

  剎那間,沈天明的臉色就紅潤了起來。

  周圍的人頓時大驚,有人夸贊道:“不愧是海城張家的傳人,這一手醫術,絕對稱得上是妙手回春,活死人肉白骨啊!”

  沈夢月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氣,面上露出了喜色。只有葉塵斜斜的靠在車廂上,不屑的笑了笑。

  張建南注意力一直都在他身上,見葉塵笑,不由心里大怒,開口道:“無知小輩,你笑什么!如今見到老夫醫術,你居然還能笑出來?”

  葉塵搖搖頭,說道:“米粒之珠,你未曾見過皓月光芒啊!”

  隨后,葉塵手斜斜向著沈天明一指,嘴里念道:“血!”

  而隨著這“血”字一出口,沈天明頓時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!緊接著,老爺子的臉色便迅速的灰敗了下去。

  張建南眼看著沈天明的血噴了出來,一瞬間手足無措,面如死灰,若是自己害死了沈老爺子,恐怕他就是想留下一具全尸都難!不由喃喃道:“這,這怎么可能!”

  而就在此時,張建南卻突然腦中靈機一閃,指著葉塵道:“你這小輩,竟敢使邪術來坑害老爺子!”

  他已經打定了主意,要把這盆臟水,潑在葉塵身上,這小輩一看就是什么沒本事沒后臺的人,而且還敢對自己不敬,今天活該他倒霉!

  其他圍觀的人,一聽張建南這話,頓時反應了過來,葉塵周圍的人,瞬間都往后退了幾步,葉塵邊上一下子空出來一片地方。

  “這小子竟然還會邪術!”

  “張老爺子畢竟只是個醫生,和這種邪惡的江湖術士,沒法斗吧?”

  有張建南領頭,其他醫生也紛紛開口,言語之中滿是懼怕厭惡之意。

  沈夢月也是臉色猶豫,看向張建南,問道:“張先生,我爺爺現在怎么辦?”

  張建南嘆息一聲,說道:“沈小姐,我畢竟只是個醫生,確實沒有辦法對治這種邪法,還請您見諒,我也沒想到,今日在車上,竟然會遇到這種邪惡之徒。”

  沈夢月聽了他的話,不由得一顆心往下沉,但她看著葉塵那張略帶稚氣的臉頰,和那深邃明亮的眼睛,心里卻有點不相信,他會做出這樣的事。

  抱著最后一絲希望,沈夢月開口問葉塵道:“這位先生,我爺爺這樣,真是你做的么?”

  葉塵眉毛一揚,冷淡開口道:“你若信他,何必問我。”

  沈夢月被他噎了這一下,不禁心中暗惱,這人怎么好似完全不在意別人怎么說他,自己好心讓他解釋,他卻一點都聽不出來。

  但她還是壓了壓怒火,繼續開口道:“那先生,請問您能治療我爺爺么?如能治好,有什么條件,您可以提。”

  張建南在一邊插嘴道:“他只會害人,怎么可能會救人。”

  葉塵本不想搭理他,但見他如同蒼蠅一般,一直在惹人厭煩,心里也起了一絲火氣,冷聲道:“若我治好呢?你將如何!”

  張建南冷笑一聲,不屑道:“若你能治好沈老爺子,我自斷右手,從此不再行醫!若你治不好呢?你又如何?”

  葉塵掃了他一眼,說道:“這天下,沒有我葉塵治不了的病。”

  然后才轉頭看向沈夢月,說道:“我可以救他,但是我要的價格可不低。”

  沈夢月雖然也不信葉塵能治好,但還是開口道:“只要能治好我爺爺,條件隨便先生你開。”

  葉塵的目光,順著沈夢月的臉頰,逐漸下移,最終落在了她的胸前。

  看到葉塵的目光如此直白,沈夢月不禁心中羞惱,而就在她暗想,若是葉塵提出要自己身子,是否答應他的同時,卻聽葉塵繼續開口道:“我要你的吊墜。”

  想要吊墜?沈夢月會給么?

  出手治病?真能順利解決?

  仙帝重生?這一世會如何不同?

  繼續閱讀請關注微信公眾號【狂看書坊】,回復書名“都市最強仙帝”,即可繼續閱讀。

查查吧
查查吧
發表評論
評論

醫療健康

  • 資訊
  • 內科
  • 婦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
网络捕鱼游戏如何作 pk10自动投注挂机软件 北京11选5几点开始 福彩中奖规则 东北配资 有啥股票分析软件 广东11选5开奖记录遗漏 内蒙古快3开奖号码 股票行情查询软件 深圳体彩福彩什么时候开售 黑龙江36选7中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