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級撿漏全集完整版 必讀玄幻小說推薦

作者: 莫致  2020-06-03 15:38 [查查吧]:www.201435.live

  “嘶!好疼!”猛然間,周鼎睜開雙眼,坐了起來,身上大汗淋漓。

  他茫然四顧,只見四周有不少路人,正用異樣的眼光注視著自己。

  這些眼神沒有一絲關切,反倒帶著不少的冷漠與嘲諷。

  “周鼎,你醒了?”

  一個悅耳的聲音響起,周鼎轉頭看去,映入眼簾的是一雙銀色高跟鞋。

  目光向上移動,展現出來的是一雙皎潔纖細的玉-腿,和緊致的包臀裙。

  曼妙的身材,足夠讓大多數人垂涎。

  再往臉蛋看去,他的呼吸頓時變得急促起來。

  好美!精致的五官和恰到好處的妝容,再加上領口微微露出的白皙風光,性感而迷人。

  “你是?”周鼎猶豫的問道。

  “周鼎,不會是又摔到腦袋,變得更傻了吧?你小姨子都不認識了?”女孩皺起眉頭,不悅道。

  小姨子?周鼎愣了一下,我什么時候有個小姨子了?

  這時,他眼前一陣眩暈,只感覺頭再次劇烈的疼痛起來,如同要炸了一般。

  最后的記憶,是在馬路邊上,眼睜睜看著一輛摩托車,對自己撞過來。

  他隱約聽到了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,同時有一道流光竄入眉心。

  漸漸的,他想起自己叫周鼎,是個上門女婿,入贅赫赫有名的古董世家沈家。

  而他出生的周家也是古董世家,雖然這些年比起如日中天的沈家,要差了一點,但早些年也是旗鼓相當。

  因此,周沈兩家聯姻,也算門當戶對,強強聯合。

  從小,周鼎便與沈家大小姐沈心怡,指腹為婚。

  只可惜,父親死后,大哥周盛跟他發生巨大的爭執,最終上演了一出為謀奪家產,異常狗血的家庭倫理劇。

  周鼎的天賦極高,性格也好,父親更加看重他,立下遺囑讓他繼承家業。

  野心勃勃的大哥周盛,竟然在父親死后不久,下狠手用藥將周鼎弄成了傻子,自己繼承了家業。

  這三年以來,周鼎整天呆呆傻傻,如同行尸走肉。

 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,同樣天賦極高,在古董方面頗有造詣的沈心怡,仍然在十八歲那年履行了婚約,讓周鼎入贅沈家,成為她的夫婿。

  周鼎大約能夠理解,沈心怡為什么要這么做。

  即將繼承家業的她,想用自己來當擋箭牌,躲避那些煩人的追求者。同時為沈家博取一個信守承諾的好名聲,一舉兩得。

  現在周鼎被車這么一撞,竟然讓他腦袋恢復了靈光,并且腦海里還多出了無數信息,包括古玩鑒寶、風水玄學、醫術等等。

  這些都是周家先祖數代積累的傳承,信息多的令人應接不暇……

  他低頭看向胸前佩戴的破碎玉佩,心中有種異常強烈的感覺,這一切恐怕都是因為家傳的玉佩。

  不知道先祖如何將傳承信息儲存其中的,機緣巧合下被他得到了。

  站在周鼎面前的是,沈家的小女兒沈佳依,也就是他的小姨子。

  她今年剛剛十九歲,但已經在本市金陵大學讀大三了,也算才女一枚。

  十天后就是沈老爺子的生日,沈佳依將周鼎拉來當苦力,陪她去買禮物。

  “我沒事,就是有點暈。”周鼎輕輕的搖了搖頭,重重地揉了揉太陽穴。

  “沒事就好,剛才可嚇死我了,趕緊和我去古董店,別耽誤了正事兒。”

  沈佳依看到周鼎沒有大礙,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氣,又有些不耐煩的催促。

  周鼎知道沈佳依本就是風風火火的性格,更不想她看出什么不妥之處,引來不必要的麻煩,連忙點頭同意。

  轉過街角,一間名為“明古齋”的古玩店,赫然出現在路邊。

  “這家看起來挺大氣的,就這兒吧!一會兒進去別說話,萬一丟人現眼,我可饒不了你!”

  沈佳依突然停下腳步,轉過頭來揮舞著小拳頭,一臉嚴肅的對著周鼎警告。

  周鼎默默點頭,心里卻在一陣腹誹,小姨子居然都敢用這種口氣,跟自己說話?

  小姨子不應該是姐夫的貼心小棉襖嗎?這些年自己都是怎么熬過來的!

  當真人傻了,連尊嚴都沒有了嗎?真是造孽啊!

  眼看著沈佳依走進了店鋪,心里胡思亂想的周鼎,連忙跟了上去。

  一跨入古董店,周鼎就被里邊的格局和陳設,深深吸引了。

  里邊是明亮的大堂,總共有三層樓,擺著數十個玻璃展柜,零零散散有幾個顧客。

  有人手上已經買到了心儀的寶貝,有人則還在仔細的尋找。

  展柜里,全是各種名貴的古玩,琳瑯滿目。

  而在三樓上,更是用磨砂玻璃將里邊遮擋起來,看不清里邊的情況。

  “歡迎光臨本店,我是經理孟安,小姐先生,想要看看什么?”一個戴著金邊眼鏡的男人迎了上來,禮貌的打著招呼,臉上掛著熱情的笑容。

  沈佳依微笑的點了點頭,周鼎卻保持著沉默。

  畢竟,之前他被大哥下毒,腦子有些不靈光,如果現在暴-露蘇醒的事情,或許還會遭毒手。

  從看到這個自稱孟安的男子第一眼起,周鼎就有些厭惡,這家伙看向小姨子的眼神里,難以遮掩猥-瑣之色。

  不過,周鼎也能夠理解,自家小姨子的美貌,是個男人看了都要心動,當然也包括他自己。

  可正是如此,面對這樣的眼神,他就有些不太爽了。

  “你好,我隨便看看。”沈佳依面帶微笑,不失禮貌的說道。

  “本店最近收到了一件乾隆早期的豆青釉雕花碗,您要看看嗎?”孟安主動的介紹道。

  而且他似乎也看出來,沈佳依才是二人之中能夠拿主意的人,直接將周鼎給無視了。

  “豆青釉、清代……看看吧!”沈佳依故作隨意的說道。

  不過周鼎卻能夠感覺出來,自家小姨子這是動心了。

  帶著兩人來到三樓,孟安示意兩個服務員,抬了一個小型的保險柜過來。

  他戴上手套,小心地打開包裹,輕輕地將保險柜打開。

  緊接著,將一尊青綠色的瓷碗捧起來,放在兩人面前,頓時一股淡雅清高的尊貴氣息,四散開來。

  “正宗清中期的,豆青釉雕花牡丹紋大碗,當世珍品,請二位掌眼!”孟安簡單的點評了一句,將雕花碗推過來。

  沈佳依伸手想接過來,周鼎卻眼疾手快,搶先一步將那雕花碗拿在了手中。

  那孫子的手放在碗邊上,隱約就要往下滑,一看就不安好心,可不能讓自家小姨子被人吃了豆腐。

  要問周鼎怎么知道的,因為失去記憶前,他可沒少用這個方法,摸小女生的手,屢試不爽。

  “這位先生請小心!器不過手,若是不小心損壞,那就是你的責任了,可要照價賠償!”

  計劃被破壞,孟安馬上遷怒于周鼎,淡淡的擠兌了一句。

  “放心!區區一個碗而已,我們沈家還賠得起。”一聽這話,原本還面帶笑容的沈佳依,臉色一沉,冷聲說了一句。

  周鼎微微的愣了一下,心中竟然生出一絲感動。

  不過,他大概也明白小姨子的想法,他入贅沈家,就是沈家的人。沈佳依可以隨便欺負,但是外人不能!

  孟安聽沈佳依這么一說,張了張嘴,終于還是硬生生的把話,給憋了回去。

  沈佳依不再理會孟安,開始仔仔細細的打量起碗。

  高約七厘米,尺寸較大,應該是祭祀用碗。整體呈丹青色,釉面透著如酥油般的光澤。

  “不錯,牡丹花紋精致細膩,碗底有大清乾隆年制六字篆書款,釉色正統大氣,的確是好東西。”

  看完,沈佳依的目光中露出一絲滿意,嘴中點評了幾句。

  周鼎詫異的看了她一眼,沒想到這丫頭平時沒心沒肺的樣子,竟然也有這番見地,果然是家學淵源。

  不過,在他的腦子里,大量關于清代文物的知識迅速浮現出來。

  周鼎心中一喜,不動聲色的承受著這種奇妙的變化,很快,他就看出了眼前這個雕花碗的不對。

  雖然心里微微有些驚訝,他卻沒有多嘴,只是靜靜的呆在一邊靜觀其變。

  “看起來不錯,爺爺一定喜歡。說吧,多少錢?”沈佳依直接問道。

  一聽這話,周鼎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,這不是給人家漫天要價,宰肥羊的機會嗎?

  “只要四十萬,我們店里的東西,向來都是物超所值,童叟無欺的。”孟安笑道。

  “行,我要了,下次還來照顧你們的生意。”沈佳依二話不說,拿出了銀行卡。

  可正在孟安伸手接卡的時候,周鼎突然出聲。“佳依,花四十萬買個碗也太貴了,我看還是算了吧!”

  沈佳依登時有些難堪的說道:“這叫古董,你以為和你吃飯的碗一樣啊?讓你別說話,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?真丟人!”

  周鼎咬了咬牙,壓低聲音,在沈佳依耳邊說道:“我意思是,這東西不對!”

  可這么近的距離,一旁的孟安自然是能夠聽見的,他馬上瞪大了眼睛,眼神之中像是要噴出火來。

  而剛才還連連稱贊的沈佳依,頓時感覺面上無光,厲聲呵斥道:“你給我閉嘴,就你還能看懂古玩?別丟人現眼了!”

  周鼎眼珠子一轉,拿起碗就要用指甲劃:“你看這花多好看,我扣下來送給你。”

  原來是個傻子!孟安愣了一下,隨即冷笑起來,有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沈佳依。

  這讓沈佳依更加憤怒,她覺得自己現在很丟人。她可是堂堂古董世家,沈家的女兒,從來沒被人用這種眼神看過。

  “愚蠢!你以為古董是什么東西,被破壞了十個你都賠不起!”

  沈佳依一頓怒斥,奪回了碗,周鼎不說話了,只是一臉的無奈和委屈。

  孟安收錢的速度很快,只是眨眼間就用pos機,完成了交易。

  兩個服務員也用熟練的手法,將雕花碗妥善的包裝起來。

  拿好雕花碗,沈佳依瞪了周鼎一眼,沒好氣的說道:“走啊,還不走,等著給你包飯?”

  周鼎這才無語的笑笑,站起身跟她走出去。

  剛下樓,沈佳依忽然驚喜的對著門外叫了一聲:“朱教授,您怎么在這里?”

  一個穿著樸素的老者正好走進來,也驚喜的打了個招呼:“佳依,你也在這里買古董嗎?”

  說話的時候,他的眼睛已經落在了沈佳依手中,包裝精美的盒子上。

  沈佳依笑道:“我爺爺要過七十大壽,所以給他買件古玩樂呵樂呵,算是盡一點心意。”

  接著她獻寶似的打開了錦盒,將雕花碗拿出來,送到朱教授面前。

  朱教授小心翼翼的接過,仔仔細細的看了幾眼,表情越來越沉重,眼神也變得怪異起來。

  抬頭看向沈佳依,朱教授有些嘆息的說道:“佳依,你是我的學生,而且家學淵源,怎么還會被打了眼呢?”

  “什么,這東西不對嗎?”沈佳依的臉頓時變得煞白,緊張的說道:

  “豆青釉做工本就極其復雜,如此純正的釉色只有官窯才能燒出來,后世根本無法復制這種工藝。”

  “官印一撇一捺都極為仔細,是正統乾隆官印沒錯。我跟您學的文物修復,不會認錯!”

  她的呼吸急促,卻越說越沒有底氣。再怎么樣自己也是學生,難道會比老師的眼力更毒辣嗎?

  而且在古董行里,把一件東西看真很難,但是看假卻容易。因為看假,只需要找到任何一處不對的地方,就OK。

  “丫頭,你好好看著。”朱教授嘆了口氣,一邊說著,指向碗邊上一個極難注意的小點。

  之前沈佳依都沒有注意到,現在看來也沒發現什么問題。

  下一刻,朱教授用指甲,順著小點劃了一道,竟然挖下了一片痕跡。

  “豆青釉使用火燒法,先上釉再燒制,控制火候到達臨界點以后出爐,釉漆外層堅硬無比,能這么輕松的劃開嗎?”

  到了這個地步,沈佳依當然明白,自己真的被打眼了。

  但是讓沈佳依感覺更加不可思議的是,周鼎就要這么做的,只是她根本就沒有搞懂他的意思,還一陣奚落。

  現在看來,誰才是愚蠢?

  她不由得臉頰微紅,有些難堪的看向周鼎,期期艾艾的問了一句:“你……怎么知道?”

  周鼎沒有說話,傻乎乎的咧開嘴笑起來。

  沈佳依瞪大了眼睛,難以置信的說道:“你今天給我的感覺好奇怪,竟然有點像個正常人了!”

  慘招打眼?她會承認錯誤?

  感覺奇怪?會因此暴露么?

  神級撿漏?這一生會如何精彩?

  繼續閱讀請關注微信公眾號【狂看書坊】,回復書名“神級撿漏”,即可繼續閱讀。

查查吧
查查吧
發表評論
評論

醫療健康

  • 資訊
  • 內科
  • 婦科
  • 外科
  • 男科
网络捕鱼游戏如何作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赛车免费预测软件 湖南快乐十分在线计划 上证50领先上证指数 1分快3计划软件手机版 河南福彩快三电脑版 陕西一定牛快乐十分 河南481彩票遗漏数据 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 上海快三查询